明經胡:胡姓之大唐皇室后裔

來源:胡寧生 日期:2017-02-06 瀏覽次數:1859

    據姓氏專家研究估計:中國第2大姓李中的5%到6%左右的人都是李唐王室后代,約數百萬人。
“李改胡”依據的昭宗痛史
原載《黃山日報》2002年12月3日  作者:方任飛  
    胡氏是徽州大姓之一。在績溪縣,關于胡氏源流,歷來有龍川胡、金紫胡、明經胡和遵義胡之分。     “明經胡”,又稱“李改胡”、“假胡”,績溪這一支的開山祖是北宋開寶年間婺源籍績溪知縣胡政,他把定居地通鎮改名為胡里(今湖里)。《婺源縣志》和《考川明經胡氏宗譜》載,唐天佑四年(907),唐昭宗李曄(867-907),在朱溫的脅迫下遷都洛陽途中,暗將襁褓中的皇子送交宦游長安的歙州婺源人胡三公(清)帶回原籍撫養。不久,李曄遇害,皇子就從胡姓,取名昌翼。后唐同光乙酉(925)胡昌翼以明經科及第,胡清始告知其身世。昌翼聽罷,頓時悲憤交加,心灰意冷,從此隱居考川,終身不仕。胡政乃其后裔。這段往事,據舊譜,明代弘治版《徽州府志》和嘉靖版《新安名族志》中都有記載。今績溪縣胡適故里上莊鎮和宅坦、湖里和上胡家等明經胡聚居地,族人仍以帝胄為榮。然而,有幾人理會得那段刀光劍影、血雨腥風的史實?     安史之亂結束了唐王朝的開元、天寶盛世,從此藩鎮擁兵自重,軍閥混戰不休,國計民生處于凋蔽之中。活不下去的百姓掀起了一場黃巢起義,可是戰亂更加把國家、人民推向災禍的深淵。     李曄就是在唐朝廷處境風雨飄搖中繼承帝位的。他有興復唐室的志向,但聽斷不明,一次次任用非人,所以在位十七年,沒有得到一天的安寧,忠于唐朝廷的戰將也一個個在無休止的征戰中捐軀。大順元年(890)八月,昭義節度使孫揆被沙陀貴族李克用俘虜,拒絕投降,被殘酷地處以鋸刑。鋸不行,孫揆罵道:“死狗奴,鋸人當用板夾,汝豈知邪?”于是劊子手用木板夾住他行鋸。孫揆至死,罵不絕聲。八百年后,清乾隆皇帝弘歷讀到這篇記載時,寫下一段話作眉批:“夫揆將兵趣潞中,路遇伏遭擒,是乃出其不意。至被執不屈,罵賊捐軀,大節卓然可紀。”(《乾隆御批綱鑒》卷六十四)     大順二年(891)正月,權臣韓建誣告宗室睦、濟、韶、通、彭、韓、儀、陳八王謀反,李曄大驚,不問青紅皂白,聽任韓建處置。八月,韓建勾結宦官劉季述矯詔殺李曄的弟弟通王李滋等十一人。兵臨王府時,諸王披發上屋,凄慘地呼叫:“皇帝,救救我們!”昏了頭的李曄充耳不聞,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權*翦除了他的羽翼。     光化三年(900)十一月,宦官劉季述率禁軍千人破門而入,把李曄和皇后何氏推上車,押往少陽院軟禁。劉季述用銀鼓槌畫地,歷數昭宗的“罪狀”幾十條。然后鎖上院門,熔化鎖孔禁錮。院墻上挖個洞送食物和水。李曄求錢帛紙筆,無人理睬,公主、妃嬪缺衣少食,哭聲透過宮墻。     天復元年(901)正月,神策軍指揮使孫德昭等起兵,殺死劉季述等人,并殺盡宦官太監。李曄復位后,宣詔大臣時只得派宮嬪來往。驚魂甫定,又遭劫難。十一月,中尉韓全誨作亂,昭宗被逼車駕啟程,后妃諸王百余人皆上馬慟哭,輾轉到鳳翔。緊接著汴州碭山(今屬安徽省)籍黃巢降將朱溫以“除君側之惡”為名,調集軍隊圍困鳳翔。半年過去,城中食盡。冬天大雪,凍餓死者不計其數。有的倒下還沒有死,身上的肉就被人割去。市場上,人肉賣一百錢一斤,狗肉五百錢一斤。李曄一家先是一天喝一頓稀飯,隔天吃一頓湯餅。到后來,什么吃的也沒有了。李曄命宮人把自己和小皇子的衣服拿上街去換吃喝。王室十六宅,諸王以下,每天都有幾個人在饑寒交迫中死去。守將紛紛出降,李曄從此落入朱溫的控制之下。天佑元年(904)二月,朱溫逼迫遷都洛陽,驅趕士民,號哭滿路。經過華州,當地百姓夾道迎候,高呼“萬歲”,李曄哭著說:“不要呼‘萬歲’,我不再是你們的皇帝了……”四月,何皇后產下一子,想停下來休息一段日子。朱溫不答應,催促趕路。到新安(在今河南澠池縣東)朱溫先殺李曄左右及貼近宮人。進洛陽,盡殺宮中侍衛三百人,預選大小相同的,穿上他們的衣服頂替。等到李曄發覺,左右使令,全部是朱溫的碭山人了。     自從離開長安,李曄時時擔心不測之禍,心情十分憂郁,天天與何皇后飲酒消愁,喝醉了相對悲泣。八月,朱溫派判官李振到洛陽,指示牙官史太等百人,夜叩宮門。昭宗時在椒殿沉醉,聞變驚醒,身著睡衣繞柱躲避史太的追殺。昭儀李漸榮用身體遮擋,大叫:“殺死我吧,不要加害皇帝!”史太把他們一塊殺死,李曄終年40歲。何皇后求饒,幸免一死。當天,朱溫命令蔣玄暉縊殺德王李裕等九人,投尸九曲池中,都是昭宗李曄的兒子。十二月,朱溫殺死何皇后。天佑四年(907)四月,朱溫更名晃,稱皇帝,國號大梁。歷二十一主(含武后)二百九十年的唐王朝壽終正寢。     朱溫稱帝后,在宮中擺宴,與同宗姻戚博飲。酒酣,他的哥哥朱全昱舉杯說:“朱三,你本來是碭山一小民,跟著黃巢做強盜。天子用你做四鎮節度使,富貴極了。為什么要滅唐家三百年社稷?以后該不會讓我們朱家滅九族吧!”結果弄個不歡而散。然而罵歸罵,到底還是自家兄弟。后來,朱溫封朱全昱為“廣王”,朱全昱的兩個兒子也接受了王位。     唐昭宗李曄有多少個兒子?《舊唐書》卷一百七十五載:“昭宗十子,哀帝、余并封王。”而《新唐書》載:“昭宗十七子”,皆有名號,惟獨何皇后于東遷途中生的皇子下落不明,這就印證了“明經胡”的說法,取名昌翼的小皇子就是“李改胡”始祖。     記得清代人在一首讀史詩中寫道:“石壕村中夫婦別,淚比長生殿上多。”今讀《唐書》,掩卷沉思,覺得詩人未免失之偏頗。———唐昭宗李曄的這部血淚史,比起石壕村的老夫老嫗一家,不知要厚重多少!昭宗生前,一直是“盜滿天下,妖生九重,宮廟榛蕪,奔波不暇”(《舊唐書》卷五十二)。在被朱溫驅趕遷都途中,夜宿華州興德宮。晨起,見宮墻外樹上鳥雀啁啾,李曄想起“紇干山頭凍殺雀,何不飛去生處樂”的諺語,悲嘆失去自由、生死未卜的命運,一代落難天子好羨慕太平盛世的平民百姓!如果他在天有靈,看到當年幸免于難的小皇兒一脈相承,在徽州,仕宦農工代代相傳,時時以祖宗為榮,該是多么的欣慰啊!
發表評論
熱門評論(0)
国外菠菜公司排名投注 勐海县| 牡丹江市| 改则县| 揭东县| 泸溪县| 剑阁县| 元氏县| 宿松县| 泰州市| 盘锦市| 惠安县| 曲水县| 丽水市| 武功县| 乡宁县| 新宁县| 普兰店市| 乐平市| 芜湖市| 巴中市| 浦城县| 竹溪县| 金寨县| 台中县| 西畴县| 博白县| 仁寿县| 隆化县| 和静县| 平乡县| 河源市| 尉犁县| 呼伦贝尔市| 长宁区| 富川| 江口县| 合阳县| 永靖县| 凤台县| 元氏县| 平罗县| 神池县| 新河县| 广汉市| 吉木萨尔县| 保定市| 绵竹市| 阿荣旗| 合肥市| 吉木萨尔县| 教育| 开远市| 黄梅县| 视频| 定安县| 德兴市| 东台市| 永和县| 会泽县| 舞钢市| 东宁县| 高台县| 稷山县| 十堰市| 新安县| 青川县| 台东县| 遂平县| 沁水县| 隆安县| 四川省| 华坪县| 洪泽县| 高邮市| 淳化县| 永德县| 仁寿县| 固镇县| 松溪县| 会宁县| 尼玛县| 高台县| 进贤县| 洞头县| 兴义市| 巴彦淖尔市| 东山县| 临武县| 平泉县| 靖边县| 聂拉木县| 巴楚县| 保亭| 澜沧| 青河县| 灵石县| 永靖县| 花垣县| 崇州市| 兴安县| 县级市| 宜宾市| 仲巴县| 登封市| 岗巴县| 赤水市| 二连浩特市| 新沂市| 湘阴县| 双流县| 哈尔滨市| 咸宁市| 阿坝县| 云浮市| 山东省| 额敏县| 隆回县| 伊宁市| 商河县| 双辽市| 新乐市| 德惠市| 杭州市| 瑞丽市| 沈阳市| 兰州市| 鲜城| 土默特右旗| 淳安县| 广饶县| 巴里| 平南县| 白城市| 绿春县| 保山市| 长沙市| 利津县|